在爆炸了之後

是個與內文沒什麼關係的圖,攝於美國加州舊金山。

昨晚,看到媽媽在家裡的LINE群組又有爆炸性發言,不久二姊就打了電話過來。

當時我與好朋友在家裡聊天,外面塞著車、下著雨,氣氛很棒。

所以我不接電話。我厭惡所有會影響我情緒的人、事、物。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我與姐姐通了電話,了解了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要是就因為這點事,自己的人格就要毀滅了,那就讓它毀滅吧。」

「反正他們明年要投韓國瑜,要毀滅請自便。」

對於此種情緒、文字勒索,已然麻痺,更甚是憎恨。

所以我第一次,對著爸媽說了重話:

我拼死拼活地活著,每天吃藥吃到快崩潰,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快樂一點。我繼續活下去是不想看到你們痛苦,我無法想像哪天我自殺了你們痛苦的樣子。

如果為了他們說的話、幾把青菜,要把場面搞到這樣,那我繼續活著幹嘛? 看你們吵架嗎?我求你們好好溝通、好好的說話可以嗎?

再吵,我就沒有繼續痛苦活著的理由了。

你們就當作是為了我吧,好好的溝通、兩個人好好的把心裡的感受說出來,不要用這種強烈的溝通方式可以嗎?

昨晚,我在家裡LINE群組裡的發言。

效果似乎頗顯著的。

如果要,我也可以立刻搭高鐵回去,在家裡拿刀砍自己給他們看。有好幾次我真的他媽的想死,是想到他們會很難過才忍住的,現在他們卻要自己破壞掉這一切。

「再吵啊!吵一句我他媽的砍一刀!」

真的是受夠了,我不禁開始思考,到底為什麼要這麼戲劇化?

難道是退休生活真的無聊到需要這樣子才能夠調劑身心嗎?

昨晚整個腦子都在嗡嗡作響,不斷地思考著我能做什麼。

是啊,我還能做什麼? 這狀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這幾年來爆炸了多少次?

說破口舌,一點屁用都沒有。除了不斷地鞭策自己,在學業上、各方面上取得優異的表現之外,我做什麼、說什麼都無法讓他們真正地停止爭吵,那我只好把自己鞭到體無完膚鞭到崩潰邊緣。

這樣子,他們大概才會停止那些無聊的爭吵,好好看看「即將被自己逼死的」好不容易得來的兒子吧。

「相信我,你們繼續吵下去,我一定死給你們看,不要忘了屆時我就是被你們親手殺死的。」真的好想要親口對他們說出這句話。

昨晚,對於我媽來說可能就是釋放平時累積的情緒,加上最近身體狀況,所以精神緊繃吧。

「反正這麼多年來我這樣他們也都習慣了,那就讓我再任性、再演一齣人生的悲劇吧!」如果他心裡有一個比較理性能溝通的人格,大概在這麼想著吧。

我媽沒料到的,是這「小小火花」居然就引爆了自己兒子心中的炸彈。

回到標題吧,在爆炸了之後,迎來的是尷尬的靜默。

或許該主動打電話,打破這個僵局,不知道我媽看到來電顯示會不會驚慌、焦慮。

昨晚也因此吞了比較多顆安眠藥,反正今天是週六,就睡多一點。

爆炸之後,我也不斷地思考自己處理這問題的方式從安撫到威脅,這麼強烈的轉變背後的原因為何。

大概是因為我自己的負面能量已經滿到不能再滿了吧,有玩過水的表面張力實驗吧?

「只要再多一滴,就會流出來一堆」我現在的狀況應該就是這樣,只要往我身上再放一點負面能量,我的情緒、理智就會潰堤。

結果自己成為了一顆更大、更不穩定的不定時炸彈,成為了自己憎恨的人。

可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我鎖起來惹 ˊ_>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