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ion – Episode 1

攝於高雄的步道咖啡,愛店。

距離第一次到診所就醫、求助,剛好滿一年了。

想記錄一下我這段時間以來,跟憂鬱症的相處狀況。

可能是想留下點痕跡、給正在憂鬱深淵的你一點陪伴、給陪伴著憂鬱患者的你一點方向。

我不是醫學專家,只是一名還活著、用力想記錄下些什麼的憂鬱症患者。

就醫的契機

天空

應該是星期三的午後,我搭著電梯來到當時我位於四樓的辦公室。

一出電梯門左轉,陽光從走廊盡頭的小陽台照射進來。

「跳下去。」心裡一個聲音驅使雙腳開始往陽台跑去。

但由於想到我的「遺物們」還亂糟糟的,這樣會很麻煩幫我整理的人,於是我跑到一半就打開辦公室的門把自己扔進去,開始整理、裝箱。

我很討厭麻煩別人,極度討厭的那種。

稍稍冷靜下來之後,我意識到自己應該真的會殺了自己,於是打開郵件開始翻找看看這學期校內所提供的系上諮商時間是什麼時候。我算是病識感極高,可能因為自己的研究科目是腦科學,所以對這方面會比較敏感一點。

正好,是明天。

週四,與沒有接觸過的諮商師(原本熟識的請產假了,我從大學開始進行心理諮商)談了。要再重新描繪自己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但是他提醒了我要是自己真的撐不下去了,可以考慮就醫,靠著藥物來幫助自己。

所以隔天,我就到診所報到了。

我的第一款抗憂鬱藥:敏特思

「這是今年剛核准的新藥,副作用相較於以往的藥物是很低的,要不我們先這麼試試?」醫師聽完我的狀況之後總共開了三顆藥,抗憂鬱劑、鎮定劑以及一顆安眠藥。

主要的腳色是抗憂鬱劑,敏特思。 鎮定劑照醫師的說法是當我覺得很不舒服、快撐不下去的時候用的緊急用藥,而安眠藥就是讓我睡比較好。

隔天,我感覺到全身充滿了活力,經過那個每次我都想跳下去或是上吊的橋時,只覺得今天的陽光真棒。對於自己有這種變化,我發自內心的開心,臉上也是藏不住的喜悅。

「我已經忘記,原來我可以這麼快樂。」我真的遺忘了,原來我狀況好、有活力時是這樣的感覺。

那種純粹的快樂,久了就會被遺忘。

享受了三天,我崩潰了。

彷彿這幾天來的負面情緒一下子朝我湧過來,就像是要把我給吞了似的。

而且那種痛苦,比吃藥前更難受。就此,緊急用藥變成我每天都要吃的藥了。

那更憂鬱了怎麼辦?其實要理性思考的話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畢竟該種藥物的原理是調整體內激素 (可能是正腎上腺素、血清素或是腦內啡等) 濃度,使患者的狀況改善。

這是需要長時間的調整,這裡的長時間單位是「月」,不是幾天。能夠想像有一天你感冒了,你必須要連續吃一款藥吃上幾個月才「可能」會有效果嗎?

現在吃一包藥沒感覺就換另一家醫生看了,誰跟你等幾個月。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個人是認為很多藥物在還沒有真正發揮效用時就被捨棄了,有點可惜,但真的很少人有這樣的耐心去試誤。有關我自身使用藥物的詳細狀況,之後再另外寫一篇文章講。

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會讓你這麼不開心,想不開呢?

這是很常被問到的問題,為什麼會突然不開心、會想死,是有什麼「觸發」事件嗎?

沒有,也不需要。

不用什麼特殊條件,就算只是出去裝個水、騎著機車買晚餐、下樓梯,那種極端強烈想死的念頭都會突然冒出來。

我想,觸發條件就是活著吧,只要活著,就會不斷地想死。

寫到這裡我不得不吐槽一下,雖然我知道很多都是出於善意的關心、問候,但是請經過思考再問,不然就跟問戴著眼鏡的小學生說你有沒有近視是一樣的。

今天你遇到一個感冒發燒的人,你想問候他於是你問:

「是遇到了什麼事讓你發燒嗎? 」
『是遇到了什麼事讓你不開心嗎?』

「不要咳嗽啊,我們要健康一點,好好呼吸。」
『不要那麼負面啊,我們要積極正向一點!』

「體溫不要那麼高嘛,來我們讓體溫低一點。」
『不要想不開嘛,我們要看開一點!』

就算是變溫動物也沒辦法隨意控制自己體溫升降啦,而且變溫動物控制的能力超差的好不好。你這麼跟一個感冒發燒的人說,我看你不被噴死才怪。

推薦閱讀:別再說「要正向思考」!走過憂鬱症…吳念真:缺乏理解的善意,反成為壓垮人的稻草

我認為,人類目前對於腦神經的醫療知識大概不到其全貌的1%吧,太有限了。而在資訊如此有限的情況下,人往往就只能用自己狹隘的認知來去猜測。

這就很像是以前醫療資訊不足時,八成的病痛會推往鬼神之說,反正推到一個你無法輕易去驗證、實證的方面就好了。

你死了,愛你的人會很痛苦的

難道愛我的人看到我這麼痛苦的活著會開心嗎?

多數嘗試自殺者其實不是想要「結束生命」,而是想要「結束痛苦」。

網路文章中看到,很認同的一句話。

真的只是想要結束痛苦罷了,不是刻意要讓誰傷心難過,只是發病時會覺得活著真的太痛苦了。

「難道我連要不要活著都需要經過別人的同意嗎?」我自己時常進行腦內辯論,思考很多事情。這件事,就是我某段時間裡不停地再思考的一件事。

我暫時得到了一個我個人可以接受的說法,分享一下:

即使你可以決定自己的生命,也必須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但很多時候,憂鬱症患者正在執行「自殺」這個行為的時候,他們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大腦的。

對於這個話題有興趣的,強烈建議去看看海苔熊寫的這篇文章,希望你能夠從中獲得些什麼:

【圖輯】他不是想死而是想結束痛苦:如何陪伴憂鬱症與企圖自殺者?

第一篇,就先寫到這裡吧。

我不知道這系列文章會不會被搜尋到、被看到,但我希望跟正在看這段文字的你說一句:

「辛苦了,謝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我鎖起來惹 ˊ_>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