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

攝於路旁

這幾天下午,雨不停。

我喜歡坐在大大的落地窗旁,看著雨滴前仆後繼地死在窗上。

上次來這,我記得是一月份吧,在回到學校前的空閒時間裡,我把自己放逐在這裡一個小時。

明明來過了那麼多次,卻從沒注意到桌上立牌裡的文字。

不知道是我從沒留心過,還是他新放上去的。

記得為了這個立牌,我撥了通電話,任性地請店員將立牌上的文字念給我聽。

因為那是我的救贖,讓深陷幽暗即將被分解掉的我,得以再苟延殘喘一段時間。

就像是在窒息的深海裡,難得的一口氧氣,欣喜若狂地吞下,卻又旋即陷入窒息的痛苦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我鎖起來惹 ˊ_>ˋ